• 回到顶部
  • 0755-25528185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随着深圳城市的快速发展,城市河流作为城市生态长廊,不仅具有防洪和排涝的水利功能,以及维持自然生态平衡的生态功能,还具有展示城市空间的景观功能。

 

本文以大沙河生态长廊为例,以更长的建设周期视角,融合水利、水环境、生态、景观等多专业角度,探讨城市河流生态景观实践的途径和方式,以期为城市河流的科学规划、合理建设以及最终实现其生态和景观价值提供借鉴。

 

 

大沙河位于深圳市南山区,从长岭陂水库至深圳湾入海口全长13.7 km,流域面积达91 km2

 

◎ 大沙河区位图

 

在建设之前,由于各种因素如水利防洪安全与水污染治理、生态景观建设的不同步等,造成了大沙河整体流域生态的破坏和流域空间的割裂,以及一定程度上的建设重复和浪费等城市河流生态景观建设的普遍性问题。

 

大沙河生态长廊于2019年10月全面建成开放,其在生态功能、城市景观空间格局、城市规划发展上起着重要作用,被誉为“深圳的塞纳河”。

 

◎ 大沙河生态长廊示范段实景图

 

PART 01

大沙河的建设周期

 

大沙河生态长廊的建设历时23年,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1996—2003年)以水利安全建设工程为主,包括规整河面、拓宽河道和对河道两岸硬质化的砌固;

 

第二阶段(2008—2016年)以水污染治理和生态水利修复工程为主;

 

第三阶段(2017—2019年)为大沙河生态长廊建设阶段,以河流生态和景观为主。

 

 

PART 02

大沙河的水利安全

 

水利安全是城市河流生态景观的基础。

 

在大沙河第一阶段建设中,河道断面满足水利防洪安全标准的具体要求。河道平面上对老河床局部裁弯取直,河道断面大部分采用混凝土的梯形复式断面,部分采用复式断面,河底深槽为矩形,这对大沙河的自然风貌有一定程度上的破坏,改变了河流的自然水文状况,使水体生态系统失衡。

 

大沙河第二阶段的水利生态修复建设工程结合大沙河洪水期暴涨暴落与枯水期低流量的特点,让河道断面在满足水利安全的同时具有生态特性,进行了一些优化措施:

 

◎ 大沙河实景剖面图

 

大沙河上游东段河道河底宽度较窄部分采用厚度40cm的浆砌石护底,保留原土夯实的河底。河道全断面为柔性材料,整治后岸坡在桥梁前后为直立式,其余边坡坡度为1:1~1:6等。

 

大沙河中下游段将原河道护岸混凝土拆除,保留护坡混凝土及河底混凝土护底等。

 

 

PART 03

大沙河的水污染治理

 

水污染治理是大沙河第二阶段建设的主要内容。

 

通过一系列的水污染治理工程措施,大沙河水质从劣V类提升到了地表水V类标准。

 

设置截流系统。

将已建成片的城市污水管网进行互联。

建设水闸、污水处理厂、污水提升泵站等系列配套工程。

设置补水和水质改善处理装置。

 

 

PART 04

大沙河的生态功能维护与恢复

 

河道生态 

大沙河全流域尽量保持了河道的自然弯曲,局部河道为满足泄洪需要而适当拓宽。上游段保留了河道中丰富的凸岸、凹岸、河漫滩等自然形式,中下游段后期形成的河漫滩也进行了保留。上游段的河道底部尽量保持原有的土质,两侧釆用的自然生态材料。在河道中适当增设壅水坝、鱼道、汀步及自然石。

 

◎ 大沙河雍水坝及汀步

 

河滩生态 

河滩地是河道的边缘,采取了以下措施:

 

采取多次人工清除大沙河入侵植物如微甘菊Mikania micrantha等。

 

保留大沙河原生态的滩涂植物如芦苇Phragmites australis、竹节草Chrysopogon aciculatus等;同时根据不同的驳岸形式,适当增加不同的河滩植物如金脉美人蕉Canna × generalis ‘Striata’等。

 

大沙河在局部河段护坡抛置直径为0.5~0.8 m的自然石,增设木桩吸引大白鹭Egretta alba等鸟类。

 

河岸生态 

大沙河河岸带建设尽量连接并利用起周边绿地,以形成整体的综合性生态效益。

 

首先尽量保留了原有的植物群落,如木麻黄Casuarina equisetifolia等;其次对河岸带原有贫瘠的土壤进行了改良和更换;最后是适当优选种植多浆果的诱鸟树种如乌桕Triadica sebifera等,以及招蜂引蝶的植物如佩兰Eupatorium fortunei等特色灌木。

 

河岸建设中还采取了生态草沟、雨水花园、生物通道、废弃资源再利用及使用各种生态材料等海绵生态措施。在大沙河九祥岭河岸,还结合西丽再生水厂建设约2hm2 的湿地公园。

 

◎ 废弃资源再利用

 

PART 05

高品质的城市河流生态景观空间

 

以“时光之河”为主题概念。大沙河生态长廊分为“学院之道”“城市森林”和“活力水岸”3个景观主题区。

 

◎ 大沙河学院之道实景

 

充满体验感的河畔步道,重新定义了大沙河“生态与景观”的价值。

 

◎ 大沙河河畔自然步道

 

缝合城市空间的服务功能,大沙河的一系列景观服务设施如自然教室、游客服务中心、儿童活动场地、休闲场地等,将原先被割裂的城市两岸空间连接起来,缝合了城市两岸的发展空间、生态空间、景观空间,将河流上下游的流域空间和产学研空间联系起来,重新定义了大沙河“河与城”的关系。

 

生态、自然、阳光、清新的绿化空间。整条河流贯穿了粉紫色花系如紫花风铃木Handroanthus impetiginosus等,通过丰富的下层空间植物“观赏草+”的搭配模式,如矮蒲苇Cortaderia selloana ‘Pumila’等。

 

精准的景观设计和高品质的工程建设。

 

从大沙河的建设历程中可以清晰地看出,河流生态景观建设理念应该在学界、业界和政府等社会各层面凝聚更多的共识,应该从更长的时间维度来规划和建设、分析和总结一条生态景观河流。

 

生态景观建设应该开展整体性统筹规划。首先,城市河流作为城市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其建设应在城市国土空间规划下进行统一规划。其次,城市河流在城市发展的不同时期和阶段,在城市不同区位有着不同的功能需求,在主要功能优先考虑的同时,其他各项功能要相互协调。再次,在城市河流生态景观设计中,视城市与河流的相互关系,在遵从整体性原则的同时,强化城市特色。

 

现今,大沙河并未实现完整意义上的生态,如何恢复并促进这些自然形式和自然过程,应是城市河流生态景观未来发展的立足点和出发点。

 

 

* 本文已在《广东园林》2020年第4期发表

 


 

 

  蔡盛林  

深圳园林规划设计院院长

艺术硕士

高级工程师

广东省十佳青年风景园林师

深圳市建设工程交易服务中心评标专家

深圳技师学院客座教授

深圳市建筑工务署荣誉专家

深圳市职业能力建设专家库专家

深圳市户外广告管理咨询专家库专家

 
Baidu
sogou